多进程不是我的菜

258 2011-08-21 09:40

已经半年没有认真地去写大段的文字了。说来好笑,我一向鄙视微博的144字体,认为这是对思维体系化的亵渎;可是最近,自从MOTO Milestone2入手后,就黏在微博和SNS上,一发不可收拾。联想到蝙蝠侠中谜语侠(Puzzleman)发明的脑电波吸收器,我不寒而栗。或者说,上网的时候,冥冥之中,我的灵魂就像被摄魂怪贪婪地吮吸着。由此可见,上网是一种消费,而非投资;调侃地说,更多的时候,我是在被互联网上,而不是上互联网。这样不好,我要把“网上冲浪”和“酒”归为同类,小酌怡情,酗酒伤身。

不写作最直接的原因是没有灵感,烦躁之处在于,李敖说,妓女不能靠性欲来接客,作家不能靠灵感来写作;最近微博上好像有同学说,学生不能因为靠状态来学习。正确到让人害怕。

正确到让人害怕,这是高尔泰在《寻找家园》中对班长唐素琴的描述。本来,自诩理性人的我,当然必须要像罗素那种哲学家一般,崇尚真理,把真实客观的世界的感知与呈现作为毕生的追求。可是,保全了真理,却丧失了人之为人的勃勃生气,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情啊。没有人原意坦诚爱情是为了生育,尽管进化的事实就是如此。可是,风花雪月,美酒佳人,岂不美哉?难怪歌德于耄耋之年娶十八岁少女为妻,他在《浮士德》里如是说,理论是灰色的,而生命之树常青。

可是,身为主义的接班人,必须是高度崇尚集体,崇尚奉献,崇尚正确。正确,然后呢?真是神奇啊,崇尚正确的被统治者就地被公开掩埋,自诩正确的统治者满口仁义道德,带着职业性的微笑,叫嚣着,这是生命的奇迹啊。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回过头来我们又一次发现,原来事实总是在告诉我们,官方是不靠谱的。不要嘲笑中华脊梁,哥年轻的时候也天真地参加过一个叫做某全国性的摄像摄影类的活动……想多了,其实我只是想说,最近学习没状态。

想多了,没有学习的状态;想少了,又没有了灵感。难怪我最近是如此这般的烦躁啊。

另一个烦躁的是情义与才能,关于这个命题,貌似沾边的是李开复的“德才兼备,以德为先”的箴言。其实,我不是想讨论“德”与“才”这个命题,而是“裙带关系”和“任人唯贤”这个命题。当然这绝对不是有中国特色的,因为GRE备考中我至少将nepotism(任人唯亲)和cronyism(任人唯友)过了不下22遍,而GRE单词据称是美国上流社会必备的单词。无意讨论“裙带关系”和“任人唯贤”孰是孰非。我有一个不成熟的观点,在自由市场竞争中的组织机构,选“裙带关系”和“任人唯贤”哪种方案效益更好,取决于人对机构资源需求的总量和现实中机构资源总量的比值,比值越大,僧多粥少,为了避免淘汰,必然需要有能力的人上任,尽量创造价值;比值越小,没有生存压力,反正资源多,或者有能人已经能够保证机构有足够的资源,机构更需要亲人来巩固既得利益者的地位。简单地说,物以稀为贵,在亲人多的地方看重能人,在能人多的地方看重亲人。就这么简单的一想,不知道对不对……想多了,其实我只是想说,情商和智商,两全其美真的很难。

上面这个命题的简化版是:月底有小众的考试,月初有全班集体旅行三天,去还是不去?(顺便提一下,按照我GRE备考22.22%的备考作废率来看,我的选择是“去”。按照惯例,窃以为Rudolf同学的选择是“不去”)

人的大脑本应是单进程的吧,比如人同一时刻只可能读一本书,同一时刻只能说一种语言。(据说弹钢琴的同学能够左右开弓,我可是佩服得紧啊,暗想那岂不是可以修炼左右互搏术,有着双倍的攻击力啊?)苏同学说,要学会多进程(muti-task ability),一段时间内把好几件事情做好的能力,我想,就像操作系统们那样吗?就现在的进展来看,多全齐美更难。于是我又重温了来一下GTD,果断下载DOIT.IM,帮我清空大脑,尽情去做。顺便提一句,大学以来我有两本书每年都会重温,一是这本关于时间管理的《Getting Things Done》,二是关于睡眠的《Powerful Sleep》。

可是,新的问题出现了,人脑不是计算机,事务之间的切换,是需要更多时间上的代价的,比如,同样是写0到9和a到z。分开写和间隔写,计算机写的速率是相同的,而人手写却是要慢很多。最近我就愈发的发现,在我写代码到痴迷的状态的时候,腰酸背痛,整天都不想说话,实验室里的一群人也是面无表情地一直在干活,然而这种时候,效率恰恰是最高。反而是,既要打点好工作,又要处理好人际关系的时候,就愈发的烦躁不堪,既不想工作,又不想娱乐,只是对着微博发呆。我想,细致地安排每一件事,或许不是我的菜,我更倾向于选个大方向,手上的事情拿到手就做,管它三件五件,待我一家家吃来。

EOF

© 2010-2018 Tian
Built with ❤️ in San Francis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