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是合作与竞争的催化剂

1575 2017-9-28 08:21

想象你是某国总统,国内形势动荡不安,民众对你的支持率已经降到冰点。突然接到消息,全副武装的游击队冲入了某大使馆,数百政要沦为人质,其中甚至还有你的母亲和兄弟。游击队开出了一系列苛刻的条件,你如何应对?是老老实实地合作?还是义正严辞地竞争?

这一场景并非来自某部虚构的电影,而是1990年秘鲁真实发生的事件。秘鲁前总统藤森的策略是——既合作又竞争。故事的结局我们在系列文章的最后讲,先问一个问题,为什么要既合作又竞争?

首先,资源是稀缺的,我们不得不通过合作或者竞争去生产、获取、保护甚至掠夺资源。其次,人类是社交动物,拉帮结派培养感情需要合作竞争。最后,这个世界是动态的,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所以,合作或者是竞争只是达到目的的手段,而不是目的本身。

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心理学家亚当·加林斯基的这本《朋友与敌人:卓有成效的合作与竞争》,旁征博引了大量最新的研究成果,来更新我们对合作与竞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让我们成为可靠的朋友的同时,也可以成为更可怕的敌人。

# 不患贫而患不均

为什么英国政客米利班德两兄弟会反目成仇?为什么威廉姆斯姐妹能够制霸网坛多年?为什么铜牌得主总是会比银牌得主更开心?为什么经济萧条时期找到工作得人尽管工资低但是更有幸福感? 为什么半场稍微落后会激励队伍取得最终的胜利?

因为比较!社会比较能够促进合作或者激励竞争。它无可避免地有两个方向:向上比让人自我感觉糟糕,但是会让我们努力奋斗;向下比较让人自我感觉良好,但是会让我们安于现状。极端情况下,向上比较过了头,会导致疯狂的竞争,甚至不惜作弊搞破坏。

不患贫而患不均,对不公平的愤懑已经写到了动物的本能里。埃默里大学的研究者教会了猴子们使用石子作为货币,在猴子们的世界里,显然甜美多汁的葡萄要比黄瓜更值钱。当他们发现付出同样数量的石子,自己只能得到黄瓜,而他们的邻居却得到了葡萄,他们抓狂了——把黄瓜扔了回去,甚至冲到隔壁把葡萄抢了过来。

那我们个人如何去利用这种比较呢?有四项基本原则:

  1. 调整期望。如果我们期望别人赢,别人赢了我们的滋味不会特别不好受。

  2. 在新的领域竞争,这一次的失败就会转化成下一次的动力。

  3. 我们得意识到我们的成功会让别人不舒服,即便他们没有告诉你。想要消除这种不悦,可以分享负面的信息。

  4. 向上比较激励自己,向下比较让自己开心。同样的规则也可以应用到谈判上:谈判前向上比较激励自己找到最好的deal,谈判后向下比较让自己满意。

既然一切都是比较,人们最常比较的是什么呢?答案是权力。

# 权力越大,“脑洞”越大

惠普的前CEO马克·赫德是出身草莽的典范,他花了二十年在NCR公司从一个小销售员成长为COO,后来又被挖到了惠普做CEO。惠普业绩飙升的同时赫德的生活也极尽奢华——直到他遇到茱蒂·费雪。赫德花公司的钱追求费雪,因此丢了工作。奇了怪了,你说他既然这么聪明这么有钱,又为什么要冒这个险呢?

哲学家罗素曾经说过,社会科学的根本概念是权力,正如物理学的基本概念是能量。权力的本质是藉由对稀缺资源的掌握,或供给或剥夺,来控制他人的行为。而现实世界的资源是会发生变化的——权力就像圣经故事中参孙的头发,参孙头发被剪,力量就会消失;人没有了资源,权力就会消失。

而我们常常会忽视这一点,如果我们感到很有权力,就会认为和自我表现得很有权力。这也是我们可以利用到的地方——想要表现得更自信更有力吗?好,只要让自己感受到有权力就可以了。你可以想象你拥有某项重要资源、对人颐指气使,回忆你人生中最孔武有力的那一刻,甚至仅仅只是叉腰站着,或者枕着头往后躺,你就会能感受到权力!是的,人的行为可以影响人的感受,这种扩张性的姿势也被称作权力姿势。西北大学最新的研究表明,甚至音乐也可以让人产生权力感。

权力感滋味是如此的美妙,让人自以为无可战胜,以至于人的大脑也会随之改变。UCLA的研究者发现,权力感让人的大脑难以激活前额叶皮质和扣带皮层,这也就意味着人会难以换位思考,更容易忽视其他人的存在。当权者忽视其他人的存在,就会严于律他,宽以待己,这就是所谓的“虚伪”——而虚伪的当权者,不会当权太久。当权,却地位低下,则是一种更具毒性的组合,会产生比如美军在伊拉克的虐囚门事件。所以下一次你看到类似于像赫德这样的大老板落马的时候,你可以说,权力腐蚀他的”脑洞"如此之大,以至于他们就像是高速上的飙车党,看不到路上还有别人,以为整个路都是自己的。

权力感太强让人看不到他人,权力感太弱让人没有自信。对于自己,我们需要找到一个平衡——比如面试的时候,我们因该表现得既自信又恭敬。当着老板的面摆出权力姿势会损害老板的权威,所以要记得这套姿势得提前做。对于权力感爆棚的领导,我们要学会把他的注意力引导到团队目标上。当他们做决定的时候,多让他们讲讲为什么要这么做。当然了,最好的办法,是选一位与人为善的领导——你看看他们怎么对待小老百姓,就知道啦。

谈完了权力与个人,我们再来谈谈组织。

# 等级制度管用吗?

如何协调人与人的合作?如何协调个人利益与组织利益?答案很简单——通过等级制度。因为有合作就有分工,在分工中,观其大略的我们称之为领导者,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我们称之为追随者。等级简化了组织里面的人际关系,组织里的人的目标会更清晰。时局越是混乱,越是不利,它带来的确定性就越宝贵。正是因为它能帮助人们这么多难题,难怪这种组织形态无所不在,它能很快地被确立,一旦确立了,又很难被打破。谷歌的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曾经一度撤掉了整个公司的经理层,但是不久之后整个组织陷入了混乱与困惑。你看,连谷歌也需要等级制度。

那员工是不是真的就那么傻,愿意眼巴巴的把更多的蛋糕分给老板呢?答案是“并非如此”——如果跟着领导一起能够很好的树立“确定性”,有更多的产出,因此把蛋糕做大,那多分一点给老板又有什么不可以呢?所以说,按照分蛋糕多少的标准来衡量,单干、做老板、合伙、打工从来都不是问题,问题是怎样才能把自己到手的蛋糕最大化。

当等级失去了确定性,组织就会陷入灾难。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有时候,艄公多了打翻船。在完成任务需要高水平协作竞技的领域,团队成员互相依赖对方达成目标,比如行军作战、足球、篮球、商务,这种确定性尤为宝贵,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团队中能人太多反而不好。而如果任务相互独立,比如做科研、打棒球,能人就是越多越好。

古板的等级制度的另一个弱点在于,会导致人微言轻——扼杀思想,甚至人的生命。而在认知复杂度高的领域,事物的发展迅速而多变,人就更容易犯错,犯错的结果也会更严重。单个人的思想就弥足珍贵了——毕竟做事多一双眼睛盯着,看问题多一个的角度,也就多一份安全。2014年韩国世越号沉没事故就应证了等级制度的严重弊端,在船就要沉没的顷刻之间,自上而下的决策过程实在太慢了!这不是个例,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者分析了喜马拉雅山登山者的数据,发现来自等级鲜明的国家的登山者更容易死亡。很可能是因为,在复杂多变的环境中,即便这些登山者看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他们也不会轻易地说出口,这样做虽然保全了秩序,但是却付出了宝贵的生命!

那我们如何能够鼓励他们多说呢?一个简单的法则是保证说话者的心理安全,让他们感觉到分享见解是受到鼓励的,而这些见解正是生产高质量和创新性想法的土壤。

总的来说,我们需要等级制度在混乱中建立秩序。面对认知复杂的、多变的环境,或者互相之间相对独立的任务的时候,单个人起到的作用越大,等级就不太管用,甚至会起反作用了。

讲完了组织内部的权力分布——等级制度,我们再来说组织与社会。

# 女领导的双刃剑和妈妈熊之盾

经过多年的艰苦努力,安·霍普金斯终于在普华永道赢来了晋升合伙人的拐点。她的业绩打败了其他的87位参选者,大家都纷纷称赞她为“卓越”,“项目管理能力高超”——然而不幸的是,只有不到一半的合伙人赞成她的晋升。“果断决绝、咄咄逼人”对于男性来说是成功的加速器,而对于女性来说是双刃剑,因为这有悖于社会传统对女性的刻板期望——温暖如春、善于合作。

这种对女性的刻板印象来自于社会中男女的权力差异。比如,对于“女孩子的数学没有男孩子好”这一观点,研究者遍历了40多个国家的比萨测试(PISA, 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成绩,发现,越是男女平等的国家,男生女生的数学成绩的差异越小。

女性感觉没有权力,就不会去为自己争取更大的利益。拿到一份新工作不去争取工资,工资就会更低。而女性如果去争取,便又陷入了两难的困局:如果争取了,说不定对方就会一怒之下收回这份工作机会……

这种社会加给性别的偏见不仅仅来自男性,也同样来自女性。其中的典型便是“蜂后综合症”,这些“蜂后”周围一般被众多男性环绕,少有或没有女性簇拥,她们在高社会地位的群体中突破发展瓶颈、获得要职,却处处针对那些对他们“王座”有威胁的优秀的女性。看到这儿,权利的游戏中瑟曦一脸不爽地看小玫瑰的镜头就显得极为经典了。这种情况确实令人沮丧,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保证“蜂后”的安全感,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在这个时代,随着更多的女性成为领导者,这种现象也在逐渐消失。

在组织和社会层面,要想真正改变性别不平等的问题,关键在于人们要真真正正地意识到,平等能够让蛋糕变大。哈佛大学的研究者发现,单纯的多样性培训对增加管理层女性的效果为零,实际上,反而减少了管理层中黑人女性的数量。真正能够起作用的是来自组织顶层的支持和许诺,并且直接参与到帮助女性和少数群体的社交与指导中来。同时,招聘和晋升机制要做到公平公正。

在女性的自我层面,我们首先要在自身上消除这种区别,用实实在在的数据说话,在评判者带上有色眼镜之前就设定标准,一碗水端平。如果别人的有色眼镜已经戴上了怎么办?多问问自己——假设我自己是男性,我会对眼前的情况作出同样的反应吗?害羞的亚裔男性要假设自己是白人男性,我会对眼前的情况作出同样的反应吗?

**应对女领导双刃剑的最佳盾牌是,做个“妈妈熊”——想要自己争取利益?没问题!关键在于为“我”争取利益的同时,也要为“我们”争取利益。**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女性做律师要比做其他职业更容易成功,因为人们就是预期她们表现得自信决绝,替人争取利益。

# 小结

最后我们总结一下这一部分的内容

  • 不患贫而患不均——向上比可以激励自己,向下比让自己开心。比较无处不在,常见的比较本质上是权力的比较。
  • 权力是合作与竞争的催化剂。权力的来源是对资源的控制,而即刻影响人的行为的却是权力产生的感觉。
  • 权力感爆棚的领导人就像是高速上的飙车党,看不到路上还有别人,以为整个路都是自己的。同样的道理,我们可以摆出“权力姿势”让自己感觉更有力,以便更自信地去竞争,但是别忘了表现出换位思考的恭敬来合作。
  • 权力放到组织里就产生了等级制度,等级在混乱中建立秩序,但是在“人”越重要的地方,越不管用。
  • 权力放到社会中就产生了偏见甚至歧视,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得让掌权者真真正正地意识到,平等能够把蛋糕做大。女性面对“双刃剑”的策略是做个“妈妈熊”,就是在表现得自信决绝的同时,别忘了为“我们”而不仅仅是“我”争取利益。
© 2010-2018 Tian
Built with ❤️ in San Francisco